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悲鸣的母女之花(收藏本)】【作者:timeparko】【完】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10-27 21:31 编辑
  悲鸣的母女之花

  第一章

  夜深了,清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蓝色的窗帘上,把怡和花园1105室的卧室显得格外耀眼。突然,蓝色的大幅窗帘被人从里面一把粗暴的拉开,随后一个雪白的少妇被推到落地窗壁上。如果从比11楼更高的对面楼层向这边看来,一室淫邪而又香艳的景色跃然而入眼帘。

  只见那个雪白的躯体身无寸缕,身上仅有的两件装饰就是脖子上的白金钻石项链和脚上金色的高跟鞋,少妇被推到落地窗上后猛的扭过身上,微微弯着腰,双手前伸,仿佛在向别人哀求着什么,胸前一双圆滚突起的乳房仿佛不受地球引力般傲立着,嫩红挺立的嫣红乳头格外诱人。

  这时,一个男人拖着另一个体形小一点的女孩走了过来,一样的雪白,一样的嫣红。男人没有理会那个女人的动作,他粗暴的将穿高跟鞋的女人按在落地窗上,背向自己,然后将粗大古铜色的阴茎插了进去,少妇仿佛猛的受不了这刺激,她手扶着窗壁,头猛的向后一仰,雪白仿佛天鹅一般的脖子和幽雅后翘着屁股刻画成一个完美的曲线。

  男人并没有满足,他右手一把抓着女人散乱的头发,左手一把将边上那个体形小一点的女孩拉过来,一样的并排按在落地窗上,一样的翘着屁股,这个女孩仿佛木头人一样随着男人摆弄着,男人将左手伸进女孩的下身,一边扣弄着,一边耸动着自己的下身。

  顿时,少妇像被打开了机关一样头不停的摇动着,发出一阵阵的娇喘,精巧的小嘴微微张开着发生一阵阵类似哀求的声音,雪白的双峰随着身体的摇动悲哀的转着圆圈。边上的女孩儿则象刚醒来一样曲起了双腿,一只手按着落地窗壁,一只手向后推着在自己体内不停动作的手臂,头不停的摇着……

  男人笑着,左手用劲将女孩掰回原位,可能是用劲过大,女孩抬头悲鸣一了声,认命一样一边哭着一边摆出和边上少妇一样的姿势。

  男人笑得更淫荡了,他一边松开抓着少妇头发的手,抓住少妇的乳房,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嫣红的乳头,挑逗着,揉捏着,一边卖力的摆动着胯部和腰肢,将阴茎插的更深,更歪,更猛,「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男人一边欣赏着苏杭夜景,一边享受着身边的女人,不觉又硬了几分。

  徐音音今天很高兴,今天是她14岁的生日,恰逢收到本市最好的高级中学的录取通知书,爸爸妈妈约了她未来的班主任和几门主课老师办生日宴会带谢师宴。

  快点啦,爸爸妈妈。还不到下午5 点,徐音就连声催促着父母:「打扮得漂亮点」,「好的好的」母亲刘璐溺爱的抚摸着她的头说道。

  徐音音的母亲刘璐今年34岁,平日保养得体的她皮肤细腻,岁月没有在精致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为了庆祝女儿的生日,也为了给新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才初春时节她就穿上了一身乳白色的洋装套裙,36D 的傲人胸围将洋装的上围衬托的格外饱满,浅V 的开领微微露出此许「事业线」,一条钻石项链挂在如天鹅般白皙修长的脖子上,格外迷人。再配上一双黑色的丝袜,一双金色的高跟鞋,刘璐小女生般在穿衣镜前转了一个圈,「恩,很满意」刘璐自我陶醉了一下,然后拿起手包,高高兴兴的和女儿下楼了。刘璐的老公徐世行是一家国企的中层,事业小有成就,就是公务繁忙,时常顾不了家,今天能抽出空来陪女儿吃饭,一家子都很高兴,这会急性子的他已经早早的发动了汽车在小区的楼下等着呢。

  「女人就是真慢」看到老婆和女儿坐上车,徐世行嘟囔了一句,「好了好了,这不来了么」刘璐一边说着一边钻进副驾驶位,低下头的她前领大开,一对小白兔显现在徐世行的眼前,老徐不自觉的心中一热,下身一硬,「这段时间忙,有快1 个月没做爱了吧,今天晚上得好好喂喂她」徐世行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暗自想到。

  到了酒店,一家三口在停车场放了车,说说笑笑的进了酒店,兴高采烈的他们没有发现,一双猥亵的目光自刘璐下车就火辣辣的盯在她的屁股上,目送着她一路走进包间。

  生日宴很成功,宾主双方都很开心,53度的五粮液都喝掉了两瓶,出于礼貌,刘璐也浅尝了2 两,酒劲有点上头的她一脸红晕,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由于高兴不过笑成月牙一样,显得更加迷人。「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徐世行无奈的接起手机说了声抱歉走出包间在走廊上接电话,打完电话的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回到包间,开门的瞬间,他好象感到有目光在看着自己,下意识的一回头,确什么也没看到,「这是间私人会所,挺幽静的,可今天怎么怪怪的?」

  徐世行没有多想,又进了包房。他没看到的是,这时,走廊的拐弯阴暗处,一个陌生男人仍在那里默默的呆着。

  「不好意思,单位有事儿,我得去处理一下」进了包房,徐世行歉意的对大家说道。「我送你出去吧」刘璐无奈的说:「徐音,你陪着老师说说话」。

  发动汽车徐世行伸出头亲吻了妻子一下说道:「今晚我可能不会回家了,要连夜到上海去,你们早点回家,我总觉得今天有点心慌」。「喝酒了不能开车,你不听,」

  刘璐埋怨着丈夫:「路上一定要小心啊」。徐世行不自觉的伸出手在妻子胸上摸了一把:「真挺啊,真想吃一口,没事儿,我开车到单位坐火车走」,「讨厌!」

  刘璐说:「人家看到了」。

  送走了丈夫,刘璐返身回到酒店,在自己包房门前,她楞了一下,没有开门,而是走向了卫生间。这一个瞬间拉开了今晚刘璐和女儿悲哀的序幕。

  刘璐一路走向走廊的尽头,由于是私人会所,每个房间都配有服务员,走廊上每隔一段都有一个服务员,刘璐优雅的踩着高跟鞋「嗒嗒」的走着,「小姐,请留步」突然,后面传来一个男声,刘璐一回头,发现是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男人正看着他,微微的笑着,「这个男人长得挺好看」这是刘璐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她就看见男人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把枪对着自己,对,黑色的枪。刘璐吓着脸都白了,正在惊叫,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向情人一样按在她的嘴上,「嘘,不要叫,会走火的」由于他们在走廊的尽头,而男人背对着走廊上的服务员,其它人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

  男人保持着脸上的笑意,搂着刘璐的肩膀走向卫生间。刘璐吓得象只小白兔一样在男人的怀里瑟瑟的发抖。男人推开女卫的门,走进最里面的包间,一把将刘璐推了进去。惊醒过来的刘璐看着男人强自镇定的小声说:「先生,你要多少钱,不要伤害我」。男人没吭声,只是用枪挨着刘璐的头向下划动着,枪口每碰一下刘璐的身体都可以看到少妇在颤抖。「我是杀人犯」男人凑近刘璐的耳朵小声说了句话,然后猛的吻在刘璐的嘴上。刘璐被这个信息惊住了,一时忘了反抗,等被陌生男人亲上以后,条件反射性的猛的推了陌生男人一把,推劲还没完全使出来,腹部的痛就让她弯下了腰,陌生男人把枪顶在她的下巴上把她顶得只能用脚尖着地,然后坏笑的小声对她说:「叫吧,明天警察就发现这里有个奸杀现场了,哦,对了,你好像还有个漂亮的女儿。」

  一句话命中了刘璐的脉门,少妇小嘴哆嗦着但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男人淫荡的笑了,将枪插回腰间,抱着刘璐就是一个法式的湿吻。男人的手也没闲着,刘璐的胸罩瞬间被推了上去,一双小白兔猛的暴露在空气中,一双大手盖了上去,一片雪白两点嫣红被把揉捏着,把玩着。刘璐从男人的湿吻下好不容易挣扎出来,还没来得及吸口气,就觉得左边的乳房一凉,男人正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打转,突如而来的刺激险些让她叫出来,刘璐忙用手捂住嘴,眼里不禁流出悲哀的泪水。

  陌生男人俯下身子,用嘴含住了刘璐的乳头,贪婪地吸吮着,舌尖围着乳头转着圈,还时不时地叼含着乳头向上拉扯,把36D 的乳房带动着向上变成完美的椎体形状,另一只手将刘璐的上身洋装解开,将上身彻底解放出来。刘璐被在惊吓和刺激的双重作用下双脚不停的颤抖,高跟鞋不停的击打地板砖。男人不停的吸吮刘璐的乳头,同时把手伸向刘璐的套裙。「不,不,不要,求你了,不要,」

  刘璐快崩溃了。「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干你的,另外,这里不定什么时候有人来,你继续叫吧」男人松开含着的乳头抬头对刘璐说。同时,他将刘璐的套裙拉到了腰间,刘璐紧紧的用双手拉着黑丝的腰部,一边摇头一边无声的啜泣着,说什么也不放手,男人急了,双手拉住裤袜的裆部,一把扯开,保护刘璐阴部的只剩下那层薄薄的内裤,刘璐把双腿夹紧,屁股向下蹲,抵抗着男人的手。

  男人并不急,他重新拿出了枪,枪口对着刘璐的下身,然后轻松的分开了刘璐的双腿,「瞧,这很简单」,男人把手从内裤的边缘处,用尾指挑开内裤,把手伸到了里面,停留在阴部的位置,内裤顿时被手撑起一片。「美人儿,你都湿了」男人一边摸索着,一边对少妇小声说。「不是,这几天是排卵期,水就是多」刘璐有心反驳